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曾慧明学佛资料室

众善奉行,诸恶莫作,自净其意!(本资料室资料无版权问题,欢迎引用,不需打招呼!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江南穷山沟,自幼苦读兼放牛。成年从军保国防,中年转业回家乡。从事计生与政法,勤奋辛劳为民忙。为人厚道与善良,善助乐施家风扬。虽在幼年已皈依,佛法义理不晓知。人生真谛弄不懂,妄想执着度光阴。中年有幸重学佛, 闻思修证从头起。学佛先学做好人,皈依三宝勤修证。亲近正法已多时, 不识本心皮毛知。真心已发修佛道, 愿生极乐求解脱。不退菩萨为伴侣, 回入娑婆度有情。恭请大德善知识, 多加指教与开示!

网易考拉推荐

本愿法门对净土宗的危害和误导  

2016-03-09 16:42:09|  分类: 43、真假辨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转载于 雪山智者的博客      佛教释疑

  中国佛教协会会刊《法音》杂志《警惕本愿法门对净土宗的危害及误导》一文中列举了本愿法门诸多邪说,其中之一是“认为布施、持戒、禅定、精进等一切杂行都是对阿弥陀佛的不信任”。
本愿法门这个邪说的逻辑是:第十八愿专修念佛以外,其余都是“杂行(杂修)”--→杂行都是不能深信弥陀本愿(第十八愿)、故称“疑惑佛智”--→因为佛智就是一句佛号,“明信佛智”就是指第十八愿专修念佛。

本愿法门所谓的“对阿弥陀佛的不信任”,指不能深信弥陀本愿(第十八愿)--仅靠一句佛号就能往生,这样才叫“疑惑佛智”。

第一节 本愿法门:专修念佛以外,其余都是“杂行杂修”

专修念佛是依第十八愿,其余是依其他愿、依《观经》定散回向(尤指九品往生)。

善导大师《观经疏》中说九品往生所需为“三心(至诚心、深信之心与回向发愿心)”,大师在解释“深信之心”时,分为两种情况:就人立信与就行立信。日本法然上人、本愿法门片面死执“就行立信”里大师关于第十八愿专修念佛的“正行(专修)与杂行(杂修)”分判,完全无视“就人立信”中大师关于【“具足三心(即信愿),诸行回向”也是“正行”】的开示。

关于【“具足三心,诸行回向”也是“正行”】,请参考《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对善导大师‘正行与杂行’的错误解读》一文的第三节内容。
法然上人与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等完全违背善导大师,判(依第十八愿)专修念佛以外的“诸行回向”为“杂行杂修”。往生之行,对于法然上人与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而言,不是专修念佛,就是“诸行回向”的所谓“杂行杂修”。

《慧净法师编译:法然上人文钞》:【往生之行】虽多,善导和尚之意,大分为二:一者专修,即是念佛;【二者杂修,所谓一切诸行,上所言定善散善是也】。。。除正定业与助业,【此外之诸行: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等六度万行,读诵法华,修持真言,如是诸行,悉皆名为杂行】。

《净宗法师念佛问答》:凡净土教门,【往生之行大分二种】,一、诸行。二、念佛。以诸行为方便,九界众生因地自力之行故;以念佛为真实,弥陀名号果地佛力之行故。诸行往生有品位,【念佛往生无品位】。

《慧净法师书信集》:往生弥陀净土始终以「称念弥陀名号」为正定业,【此外皆是杂修杂行】。

慧净法师、净宗法师《净土三经一论--念佛问答》:「杂善」(注:就往生这一目的而言有专有杂)就是诸善,因为「杂」就是种种,种种诸善,也叫做「万善万行」,略讲就是三学六度,广说就是【八万四千法门】。

《慧净法师讲演集》:大师说:除此正助二行以外,自余诸善,悉名杂行。亦即【五正行之外的所有修行,都名之为“杂行”】。。。“杂行”即是杂多之行,即一般菩萨所修之【六度波罗蜜及其余一切诸善万行】。。。此外,举凡布施、持戒等,并圣道门所重视之【菩提心,皆属杂行】。
「杂行」就不是这样了,它不是往生极乐世界的行门,它是在这娑婆世界证悟,在这娑婆世界成佛,也就是圣道门所讲的「万善万行」,只不过是把这万善万行回向往生极乐世界。【诸善与万行,因为回向往生极乐世界,才成为往生净土的杂行】;如果不回向往生极乐世界,那就无所谓杂行不杂行,因为他的目标是在娑婆修行,在娑婆成佛的,理所当然六度万行缺一不可。但是【如果要回向往生极乐世界,就成为杂了】。
为什么呢?因为往生极乐世界有往生极乐世界纯粹的行门,只要依纯粹的行门,则百分之百不假功用,自自然然就会往生,不必假藉这些万善诸行来回向往生,所以【一旦以修万善诸行来回向往生净土,那就不是这个法门的正行,就是杂行】了。
所以杂行并不是不好,在圣道门来讲,没有杂行是不能成佛的;可是来到了净土门,【净土门往生的正因就是称名,其它不是】。所以就要舍杂行的观念而进入正行。

《慧净法师讲演集》正行与杂行
这一段就是说,往生之行【除了弥陀这一句名号】,其它种种的法门,你即使专修其中的一个,也是「杂」。「杂」,就必须回向,不回向就不能往生,它就有这个风险性的不同。

净宗法师《阿弥陀经略讲》:「随缘杂善」四个字,是解释「少善根福德因缘」,善导大师解释得很简略,如果我们参考《观经疏》,就会很明了,善导大师在这里讲的「随缘杂善」,就是【杂行,也就是《观经》里所讲的「定散二善」,叫「杂行杂善」】。。。「恐难生」,语气比较和缓,说得没有那么坚决,释迦牟尼佛说得很坚决:「少善根福德因缘,不能往生!」「恐难生」也就是不能往生的意思,但是好像给你一点希望,这是什么含义呢?就是说报土不能往生,但是【化土还是有点可能性的】。。。「随缘杂善恐难生」,就是说,【除了六字名号之外,所有的一切修行,统统算做随缘杂善】,统统不能往生报土。

净宗法师《净土宗大意》:五种正行的反面是五种杂行,善导大师跟我们讲:自余诸行,虽名是善,悉名杂行。【除了五正行之外,所修行的,虽然都是善法,但是就往生极乐世界这件事情而谈,那就叫做杂行】了。这是根据宗门的目的、方向的不同而分正杂的。比如禅宗的人,打坐参禅求开悟,对他们来讲就是正行,对我们净土宗来讲,那些就是杂行了。宗旨不一样。净土宗的宗旨是往生极乐。五正行和五杂行是【就往生极乐这一目标】而确立的。正行与杂行比较起来,我们要选择正行,放下杂行。

净宗法师《净土宗大意》:很多莲友,一方面说“我靠阿弥陀佛的大誓愿”,念六字名号,另外一方面再修一条自己的小船,所谓行善、积德、布施、诵经、持咒等,“我再修一点,万一名号靠不住,再靠我的修行”。这个想法实在是没有道理的。【名号如果靠不住,那些有为、有漏、染污的杂行杂善,是不可能让我们出离生死的】。所以应该一条心,这一条愿船坐稳当,一路到底,决定到达彼岸。。。念佛不靠我们的智慧,也不靠我们的修行,也不靠我们的善根、身份、学问,【单依名号而往生】。

《净宗法师文章--信函》:净土宗【本愿法门】,一向专称以为宗旨,余者所不论也。问曰:念佛之外,戒善等一切行,何故不论?
答曰:一、法本如是。【弥陀本愿,唯说念佛,不说余一切行】故。。。三、机不可论。如目盲足跛之人,一日之中欲行万里,唯只可乘坐飞机,决不相互议论:「如何行走,如何骑车」等;造罪凡夫,一生之间欲至极乐涅槃国,【只可念佛,岂可论戒定慧等一切行乎】!... 善导和尚立正杂二行,正行五种,【不举戒善】;总以五正行外【戒善等嫌为「杂行」】。言「修杂不至心者,千中无一」又言「但有专念阿弥陀佛众生,彼佛心光,常照是人,摄护不舍;总不论照摄余杂业行者。」

本愿法门暗藏灭法之机

按照法然上人与本愿法门(慧净、净宗法师)的教理,除了依止第十八愿专修念佛的“正行专修”外,其他一切愿、一切行都是不符合佛意、不符合弥陀本愿的“杂行杂修”,都应该废掉、舍弃。所以《慧净法师编译:法然上人文钞》说:“欲修西方净土之业者,四修无缺,三业不杂;【废一切诸愿诸行,唯应修西方之一愿一行】。”

杨仁山在《阐教编》中批评法然上人的荒谬判教:“黑谷(即法然)以菩提心及六度等,皆判为杂行,【悉应废舍】。诚如彼言,则不发菩提心者,是为正行,废布施则悭贪者为正行,废持戒则恣纵者为正行。由此推之,嗔恚、懈怠、散乱、愚痴者,皆为正行,颠倒说法,至于此极!如师子身中虫,自食师子肉。故知佛法非外人所能破也!”

“发菩提心,修诸功德”就是“疑惑佛智”,反之,废掉、舍弃发菩提心与六度万行,归入专修念佛才算“深信本愿”,难怪其杨仁山批评其教理“暗藏灭法之机”!

请参考《中国佛教协会警告:本愿法门对正法住世将起到破坏性的影响!》一文。

 

第二节 本愿法门:“杂行杂修”,都是“疑惑佛智”

依其他愿、依《观经》诸行回向被本愿法门称为“杂行杂修、疑惑佛智”,难得往生,最多是“胎生--边地疑城”。

1、到底什么叫“疑惑佛智”?

先看《无量寿经》中对于“疑惑佛智”的“胎生--边地疑城”到底是怎么说的?

(1)《佛说无量寿经》曹魏康僧铠译本

《佛说无量寿经》曹魏康僧铠译本:“汝今亦可自厌生死老病痛苦,恶露不净,无可乐者。宜自决断,【端身正行,益作诸善】。修己洁体,洗除心垢。言行忠信,表里相应。人能自度,转相拯济,精明求愿,积累善本。虽一世勤苦,须臾之间,后生无量寿国,快乐无极。长与道德合明,永拔生死根本,无复贪恚愚痴苦恼之患,欲寿一劫百劫,千亿万劫,自在随意,皆可得之。无为自然,次于泥洹之道。【汝等宜各精进,求心所愿,无得疑惑中悔,自为过咎。生彼边地七宝宫殿,五百岁中,受诸厄也】。’弥勒白言:‘受佛重诲,专精修学,如教奉行,不敢有疑。

这段经文要我们“端身正行,【益作诸善】;精明求愿,【积累善本】;宜各精进,求心所愿,无得疑惑中悔,自为过咎”,否则“生彼边地七宝宫殿,五百岁中,受诸厄也”。

本愿法门却说,“佛智”就是一句佛号,“明信佛智”就是仅指第十八愿专修念佛。所以,依第十八愿专修念佛,【舍弃发菩提心、六度万行的诸善等一切“杂行”,才是“深信佛智(即本愿--第十八愿)”】,而依第十九愿与第二十愿作诸功德就是自力信心(或半自半他),是“疑惑佛智”的“杂行杂修”,很难往生,最多也只能“胎生疑城”。

《佛说无量寿经》曹魏康僧铠译本:“尔时慈氏菩萨白佛言:‘世尊!何因何缘,彼国人民,胎生化生?’佛告慈氏:‘若有众生,以疑惑心,修诸功德,愿生彼国,不了佛智、不思议智、不可称智、大乘广智、无等无伦最上胜智。【于此诸智,疑惑不信】;然犹信罪福,修习善本,愿生其国。此诸众生,生彼宫殿,【寿五百岁】,常不见佛,不闻经法,不见菩萨声闻圣众。是故于彼国土,谓之【胎生】。若有众生,明信佛智,乃至胜智,【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】,此诸众生,于七宝华中,自然【化生】,跏趺而坐,须臾之顷,身相光明,智慧功德,如诸菩萨具足成就。”

这段经文要我们“明信佛智,乃至胜智,【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】”,才能“自然化生”。

然而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却说,深信本愿、依止第十八愿专修念佛是“不回向的法门”,说明你是“深信本愿、全靠佛力”;而依第十九愿与第二十愿作诸功德是靠自力“回向的法门”。

【靠自力回向,就是“杂行杂修”,说明你不能完全依靠佛力(纯他力),就是“疑惑佛智”】!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诸善(诸行)一回向就是杂行,不回向才是正行?

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违背经典说法,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程度,为了让你树立本愿法门的所谓“纯他力信心”,他们会反复劝你“诸善(诸行)一回向就是杂行,不回向才是正行,才是深信本愿”!

净宗法师《念佛安心法语》:如果法义不通彻的话,难免产生疑惑:「那是否我在念佛之外,再去修行【余善】来回向呢?」(如果这样做,就成了杂行了)

《慧净法师讲演集》:【诸善与万行,因为回向往生极乐世界,才成为往生净土的杂行】;如果不回向往生极乐世界,那就无所谓杂行不杂行,因为他的目标是在娑婆修行,在娑婆成佛的,理所当然六度万行缺一不可。但是【如果要回向往生极乐世界,就成为杂了】。为什么呢?因为往生极乐世界有往生极乐世界纯粹的行门,只要依纯粹的行门,则百分之百不假功用,自自然然就会往生,不必假藉这些万善诸行来回向往生,所以【一旦以修万善诸行来回向往生净土,那就不是这个法门的正行,就是杂行】了。所以杂行并不是不好,在圣道门来讲,没有杂行是不能成佛的;可是来到了净土门,【净土门往生的正因就是称名,其它不是】。所以就要舍杂行的观念而进入正行。

“一旦以修万善诸行来回向往生净土,那就不是这个法门的正行,就是杂行”:三心(即信愿)具足,诸行回向本被善导大师判为“正行”,本愿法门却偏偏判为“杂行”;回向就是杂行,不回向才是正行,本愿法门竟然【公然违背此处的“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”,宣扬“诸行不要回向才是深信弥陀、决定往生”!】

有关内容,请参考《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对善导大师‘正行与杂行’的错误解读》一文的【最后补充】。

(2)本愿法门:“修余善(即诸行回向)不靠谱”

《慧净法师编译:法然上人文钞》:【念佛以外之行,虽于往生无障,然所闻乃不定往生】之故,于修一定往生行之时间,加入【不定往生之业】,岂非有损乎?应深思之。

净宗法师《念佛安心法语》:法然上人就明确地说明:「杂毒之善」,所谓【余善】杂行,因为三业虽然精进,内心怀有贪瞋、邪伪、杂毒之故,所以称为「虚假之行」,「不名真实之业」;回此虚假之行,求生净土,必然不可。这样我们就了解了:原来是【余善】杂行称为虚假之行,【不能往生,目的是让我们舍掉余善杂行】。

《净宗法师文章--信函》:净土宗【本愿法门】,一向专称以为宗旨,余者所不论也。问曰:念佛之外,戒善等一切行,何故不论?
答曰:一、法本如是。【弥陀本愿,唯说念佛,不说余一切行】故。。。三、机不可论。如目盲足跛之人,一日之中欲行万里,唯只可乘坐飞机,决不相互议论:「如何行走,如何骑车」等;造罪凡夫,一生之间欲至极乐涅槃国,【只可念佛,岂可论戒定慧等一切行乎】!... 善导和尚立正杂二行,正行五种,【不举戒善】;总以五正行外【戒善等嫌为「杂行」】。言「修杂不至心者,千中无一」又言「但有专念阿弥陀佛众生,彼佛心光,常照是人,摄护不舍;总不论照摄余杂业行者。」

除了曹魏康僧铠译本《佛说无量寿经》,我们再来拿善导大师《观经疏》对照以上的说法。

善导大师《观经疏》:“又行者善听,纵使初地已上十地已来,若一若多乃至遍满十方,异口同音皆云:"释迦佛指赞弥陀,毁呰三界六道,劝励众生专心念佛【及修余善】,毕此一身后必定生彼国者,此必虚妄,不可依信也。"我虽闻此等所说,亦不生一念疑心,唯增长成就我决定上上信心。何以故?乃由佛语真实决了义故。佛是实知、实解、实见、实证,非是疑惑心中语故。又不为一切菩萨异见异解之所破坏,若实是菩萨者,众不违佛教也。

又置此事,行者当知,纵使化佛、报佛,若一若多乃至遍满十方,各各辉光吐舌遍覆十方,一一说言:"释迦所说相赞劝发一切凡夫,专心念佛【及修余善】,回愿得生彼净土者,此是虚妄,定无此事也。"我虽闻此等诸佛所说,毕竟不起一念疑退之心,畏不得生彼佛国也。何以故?一佛一切佛,所有知见解行证悟果位大悲等同,无少差别,是故一佛所制即一切佛同制。如似前佛制断杀生十恶等罪,毕竟不犯不行者即名十善十行、随顺六度之义。若有后佛出世,【岂可改前十善令行十恶】也。”

大师这两段疏文明确说明,哪怕地上菩萨、化佛、报佛都说“修余善(即诸行回向)是虚妄不可信--不靠谱”,我们也要“不生一念疑心”!

(3)《无量寿如来会》唐菩提流志译本

《无量寿经》里怎么看待【本愿法门的“纯他力”教理】:丝毫不信自力、只信他力?

对于这种丝毫不信自力、只信他力的“纯他力信心”,本愿法门宣称,只要深信第十八愿、依止第十八愿专修念佛,就有了这种信心,完全舍去了“自力信心”,就往生报土、马上成佛、顿入涅槃!否则,靠“自力信心”的“杂行杂修”,很难往生,最多只是往生“胎生--边地疑城”!因为靠“自力信心”而“杂行杂修”,就是“疑惑佛智慧”!

对于本愿法门这种“丝毫不信自力、只信他力”的现象,《无量寿经》上到底怎么说呢?

《无量寿如来会》唐菩提流志译本:“时,弥勒菩萨复白佛言:“世尊,何因缘故,彼国众生有胎生者、化生者?”佛告弥勒:“若有众生堕于疑悔,积集善根,希求佛智、普遍智、不思议智、无等智、威德智、广大智,【于自善根不能生信】;以此因缘,于五百岁住宫殿中,不见佛,不闻法,不见菩萨及声闻众。若有众生断除疑悔,【积集善根】,希求佛智乃至广大智,【信已善根】;此人于莲华内,结跏趺坐,忽然化生,瞬息而出。

佛告弥勒:“如是,如是,若有堕于疑悔,种诸善根,希求佛智乃至广大智,【于自善根不能生信】,【由闻佛名起信心故,虽生彼国,于莲华中不得出现】。彼等众生处华胎中,犹如园苑宫殿之想。何以故?彼中清净,无诸秽恶,一切无有不可乐者。然彼众生于五百岁,不见佛,不闻法,不见菩萨及声闻众,不得供养奉事诸佛,不得问于菩萨法藏,远离一切殊胜善根。彼等于中不生欣乐,不能出现修习善法,往昔世中过失尽已然后乃出。彼于出时,心迷上下四方之所,若五百岁无疑惑者,即当供养无量百千俱胝那由他佛,并种无量无边善根。汝阿逸多当知,疑惑与诸菩萨为大损害。”

这段经文说的再明白不过,两次强调“于自善根不能生信”的人才是“疑惑佛智”!并且要我们“断除疑悔,积集善根,希求佛智乃至广大智,【信已善根】”,才能“忽然化生,瞬息而出”。

反而是本愿法门那种“由闻佛名起信心故”的“只深信本愿(第十八愿)”的人,“于自善根不能生信”,才是“虽生彼国,于莲华中不得出现”。本愿法门的人才是“疑惑佛智”,才是“胎生疑城”!

法藏法师:真宗之人到底生到哪里?

亲鸾《叹异钞》:“善人尚得往生,何况恶人。然世人常言恶人尚往生,何况善人。此说似理,然背本愿他力之意趣。其故者【自力作善之人,缺乏任凭他力之心故,非弥陀本愿】;然而,若翻转自力之心,仰凭他力者,必得往生真实报土也。烦恼具足之我等,任何修行皆不能离生死,弥陀哀愍,【发愿之本意,在于恶人成佛故 ,归信他力之恶人,最是往生之正因也】。故言善人尚得往生,何况恶人。 ”

法藏法师:“又彼宗自诩依「决定信心」往生者,乃是「实报庄严上品」之宾,然而彼诸人等,既全不了大乘实相,生佛不二、自他不异之理,乃至不信自有善根,而言废一切自力善行等,方是第十八真实愿的本意。此不正是本经下卷所说?「不了佛智,不思议智,不可称智,大乘广智,无等无伦最上胜智,于此诸智,疑惑不信」的众生所摄?唐译更就此而谓?【于自善根不能生信,以此因缘,于五百岁住宫殿中。不见佛、不闻法、不见菩萨及声闻众。】由此经证可知,彼宗人之人死执善导大师所谓「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死生凡夫,旷劫已来,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」的劝信之文,而【于自己之善根不敢生起一念信心,以此因心所往生的,正是边地化城的「胎生」之类】,已然经据确凿!【其所往生的品位】岂真如彼宗所自言的实报净土?”

(4)法然上人与本愿法门混淆“胎生--边地疑城”与“《观经》九品往生莲花开合”:给《观经》九品往生扣上“疑惑佛智”帽子

《无量寿经》说的“胎生--边地疑城”明明是“疑惑佛智”者生的地方,是“寿五百岁”。然而法然上人与本愿法门为了否定十八愿专修念佛以外的其他愿(尤指第十九、二十愿)、其他行(《观经》诸行回向),说其他愿、其他行的杂行杂修,是“疑惑佛智”!

按照他们的说法,观经要门的诸行回向都是“疑惑佛智”,但观经九品往生者莲花开合的时间是从(上品上生者的)一日一夜到(下品下生者的)十二大劫。

为了给其他愿、其他行扣上“疑惑佛智”的帽子,法然上人与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竟然完全不顾“边地疑城”与“九品往生者莲花开合的时间”的不同!

边地疑城--寿五百岁;九品往生者莲花开合的时间--从一日一夜到十二大劫。

这两者能混同吗?慧净法师却睁眼说瞎话,说“五百岁跟《观经》的九品是相呼应的”!

《慧净法师答莲友问》:“《无量寿经》言:若有众生,以疑惑心,修诸功德,愿生彼国。不了佛智、不思议智、不可称智、大乘广智、无等无伦最上胜智。于此诸智,疑惑不信;然犹信罪福,修习善本,愿生其国。此诸众生,生彼宫殿,寿五百岁;常不见佛,不闻经法,不见菩萨、声闻圣众。是故于彼国土,谓之胎生。【五百岁是长时间的形容词,跟《观经》的九品是相呼应的】,九品花开有一瞬间的,有一日一夜的,有七天的,有七七四十九天的,有六劫、十二大劫的,时间各不定。九品也是回向修诸功德而往生的,所以【有雷同的地方】。”

慧净法师违背经典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--一句“有雷同的地方”就打发了!在他们看来,观经九品往生者莲花开合就是“胎生--边地疑城”!

净宗法师:定散二善如果回向求生,【三心具足的话,也能往生】。不过,往生在哪里呢?极乐【边地,“五百岁不见诸佛”】。因为根据《无量寿经》所讲,“疑惑佛智”,就“生彼边地”,在莲花胎里边五百岁花不开,不能见三宝,不能供养诸佛菩萨,不能听经闻法,所以闷闷不乐;而专修念佛直接到报土往生,利益更大。

净宗法师《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》:杂行之人,即使能往生,也在莲胎之内,又称为“边地”。

净宗法师:“本愿称名之人,直入报土,不处莲胎,明信佛智故。【杂行杂修之人,胎生莲内,随分九品,疑惑佛智故】。”

净宗法师《念佛胜易》:还有两种名称,一个叫做“胎宫”,一个叫做“边地”,《无量寿经》说:“疑惑佛智,生彼边地,五百岁不见诸佛。”【哪些是疑惑佛智的人?善导大师讲:杂行杂修的人】。杂行杂修就疑惑佛智了。佛智是什么呢?【佛智就是一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】。他怀疑说:“这句南无阿弥陀佛,就能让我往生吗?不再修行其它的,怎么可以往生呢? ”【有这样的心,叫疑惑佛智】。

净宗法师:如果以自己定散二善回向求往,叫做有自力,叫做有【杂行】。。。本愿称名之人,直入报土,不处莲胎,明信佛智故。【杂行杂修之人,胎生莲内,随分九品】,疑惑佛智故。

净宗法师《净宗问答》: 《无量寿经》是这样说的:疑惑佛智,生彼边地,五百岁不见诸佛;明信佛智者,则生报土,身相光明具足成就,与诸菩萨平等,无有差别。那么什么叫“疑惑佛智”,什么叫“边地”呢?如果依善导大师的解释,【杂行杂修的人就堕在边地】,虽然能往生,不能到报土,因为【杂行杂修显然是疑惑佛智】。【佛智是佛的智慧,任何造罪凡夫,专称弥陀名号,那怕直到临终一声十声,决定往生极乐净土。这就是佛的不可思议智慧】。很多人对这一点不敢相信,然后【在念佛之外又加种种杂行杂修,以为往生把握更大,这叫疑惑佛智】。此等之人,有疑心故,就生在边地疑城。
那明信佛智是什么呢?阿弥陀佛讲:“专念名号一定往生。”此是佛的本怀,是佛的智慧,我信受不疑,我就专念弥陀名号,即使在此世间是个瞎眼老太,不识一个字,也一定往生到报土。
【这就看你是专还是杂了】。
【法然上人】这样讲:一向专修念佛之人往生报土;【一向杂行之人往生边地】。

《净宗法师念佛问答》:
疑惑佛智,身处莲胞,如处母胎,称「胎生」。
莲胎广大,内受诸乐,犹如宫殿,称「宫胎」,或「胎宫」。
外现莲花,内如宫殿,称「宫花」。
疑心所碍,困限莲内,如困在城,说「疑城」。
莲胎之内,闻法为难,如「边地」。
莲胎之内,与佛界隔,称「边界」。
疑有深浅,罪有轻重,德有多少,花开有迟速,得益有不同,分「九品」。
九品、胎生、莲胎、莲胞、宫胎、胎宫、宫花、含花、疑城、边地、边界,【名虽不同,同一所指】。
或有以胎生境界称为「化土」,杂业感故,暂所止故,渐次成故,非究竟故;但这不过是借用通常「化土」之名词而已,并非报土之外另有化土,其实皆在报土之中,不过「同处而异见」。

《净宗法师文章--念佛问答》:“故知:九品莲内=胎生=宫胎=宫花=边地=边界=疑城=化土。疑惑佛智,莲胞五百岁,如处母胎,称胎生。疑心所碍,困限莲内,如困在城,说疑城。莲胎之内,闻法为难,如边地。莲胎之内,与佛界隔,称边界。莲胎广大,内受诸乐,犹如宫殿,称宫胎。外现莲花,内如宫殿,称宫华。暂所止故,非究竟故,称化土。名虽不同,处所一类。本愿称名之人,直入报土,不处莲胎,明信佛智故。【杂行杂修之人,胎生莲内,随分九品,疑惑佛智故】。”

《慧净法师编译:法然上人文钞》:问:正杂二行,皆是本愿乎?答:【念佛者本愿也】。【以杂行为本愿之人,疑佛五智故,止于边地】,漏于见佛闻法之利益。

《净土三经往生文类》(亲鸾大师著  慧净法师译):自力之人,杂行杂修;他力之人,不修之。自力之信有九品,所生之土,亦有九品,【《大经》曰:胎生】。他力之信,一味无别,所生之土,亦一无量光明土,《大经》曰:「化生」。

《慧净法师编译:法然上人文钞》:但念佛者生极乐国,但余行者生懈慢国也(即边地疑城)。然念佛余善兼行者亦有二:念佛之边心重,而杂余行者生极乐;余行之边心重,虽以念佛为助,生懈慢国。

净宗法师《净宗问答》: 法然上人这样讲:一向专修念佛之人往生报土;一向杂行之人往生边地。

(5)九品往生都要经过莲花开合,上品上生也要一日一夜。这与“疑惑佛智”有什么关系?《观经》明明说,九品往生所需“三心”:至诚心、深信之心与回向发愿心。这“深信之心”在本愿法门看来也是如此不堪,竟成“疑惑佛智”了!

关于“深信之心”,请看善导大师《观经疏》:

二者深心,言深心者,即是深信之心也。亦有二种。一者决定深信,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,旷劫已来常没常流转,无有出离之缘。二者决定深信,彼阿弥陀佛【四十八愿摄受众生,无疑无虑,乘彼愿力定得往生】。

(这里说要深信“四十八愿摄受众生,无疑无虑,乘彼愿力定得往生”,是本愿法门所称的“只深信第十八愿决定往生”吗?)

又决定深信,释迦佛说此《观经》三福九品定散二善,证赞彼佛依正二报,使人欣慕。又决定深信,《弥陀经》中十方恒沙诸佛证劝,一切凡夫决定得生。

(这里说要深信“《观经》三福九品定散二善”,本愿法门却说这是“疑惑佛智”!)

又深信者,仰愿一切行者等,一心唯信佛语,不顾身命,决定依行。佛遣舍者即舍,佛遣行者即行,佛遣去处即去,是名随顺佛教、随顺佛意,是名随顺佛愿,是名真佛弟子。

(佛让我们废掉、舍弃其他四十七愿、观经定散回向与九品往生了吗?本愿法门却说只有依第十八愿专修念佛才是随顺佛愿!)

又一切行者但能依此经,深信行者,必不误众生也。何以故?佛是满足大悲人故,实语故。除佛已还,智行未满,在其学地,由有正习二障未除,果愿未圆。此等凡圣,纵使测量诸佛教意,未能决了,虽有平章,要须请佛证为定也。若称佛意,即印可言如是如是,若不可佛意者,即言汝等所说是义不如是。不印者,即同无记无利无益之语。佛印可者,即随顺佛之正教。若佛所有言说即是正教、正义、【正行】、正解、【正业】、正智,若多若少,众不问菩萨人天等定其是非也。若佛所说即是了教,菩萨等说尽名不了教也。应知。是故今时仰劝一切有缘往生人等,唯可深信佛语专注奉行,不可信用菩萨等不相应教以为疑碍,抱惑自迷废失往生之大益也。

(“但能依此经(观经),深信行者,必不误众生也”,本愿法门却说此为杂行难得往生,贻误众生!)

又深心深信者,决定建立自心,顺教修行,永除疑错,不为一切别解别行、异学异见异执之所退失倾动也。

(本愿法门却说凡从自心所生,就是自力心,不是“纯他力”信心!真不知他们的“纯他力”信心由何而来?)

问曰:"凡夫智浅惑障处深,若逢解行不同人多引经论来相妨难,证云一切罪障凡夫不得往生者。云何对治彼难,成就信心,决定直进,不生怯退也?"

答曰:"若有人多引经论证云不生者,行者即报云:'仁者虽将经论来证道不生,如我意者决定不受汝破。何以故?然我亦不是不信彼诸经论,尽皆仰信。然佛说彼经时,处别、时别、对机别、利益别。又说彼经时,即非说《观经》、《弥陀经》等时。然佛说教备机,时亦不同,彼即通说人天菩萨之解行。【【今说《观经》定散二善,唯为韦提及佛灭后五浊五苦等一切凡夫,证言得生。为此因缘,我今一心依此佛教决定奉行】】,纵使汝等百千万亿导不生者,唯增长成就我往生信心也。'

(“今说《观经》定散二善,证言得生。为此因缘,我今一心依此佛教决定奉行”,本愿法门偏偏宣传要废掉舍弃要门!)

又行者更向说言:'仁者善听,我今为汝更说决定信相。纵使地前菩萨、罗汉、辟支等,若一若多乃至遍满十方,皆引经论证言不生者,我亦未起一念疑心,唯增长成就我清净信心。何以故?由佛语决定成就了义,不为一切所破坏故。

又行者善听,纵使初地已上十地已来,若一若多乃至遍满十方,异口同音皆云:"释迦佛指赞弥陀,毁呰三界六道,劝励众生专心念佛及【修余善】,毕此一身后必定生彼国者,此必虚妄,不可依信也。"我虽闻此等所说,亦不生一念疑心,唯增长成就我决定上上信心。何以故?乃由佛语真实决了义故。佛是实知、实解、实见、实证,非是疑惑心中语故。又不为一切菩萨异见异解之所破坏,若实是菩萨者,众不违佛教也。

又置此事,行者当知,纵使化佛、报佛,若一若多乃至遍满十方,各各辉光吐舌遍覆十方,一一说言:"释迦所说相赞劝发一切凡夫,专心念佛【及修余善】,回愿得生彼净土者,此是虚妄,定无此事也。"我虽闻此等诸佛所说,毕竟不起一念疑退之心,畏不得生彼佛国也。何以故?一佛一切佛,所有知见解行证悟果位大悲等同,无少差别,是故一佛所制即一切佛同制。如似前佛制断杀生十恶等罪,毕竟不犯不行者即名十善十行、随顺六度之义。若有后佛出世,【岂可改前十善令行十恶】也。以此道理推验,明知诸佛言行不相违失。

(修余善--诸行回向之事,本文其他地方已解释过,不再重复)

纵令释迦指劝一切凡夫,尽此一身专念专修,舍命已彼定生彼国者,即十方诸佛悉皆同赞同劝同证。何以故?同体大悲故。一佛所化即是一切佛化,一切佛化即是一佛所化。即《弥陀经》中说,释迦赞叹极乐种种庄严。又劝一切凡夫,一日七日一心专念弥陀名号,定得往生。次下文云,十方各有恒河沙等诸佛,同赞释迦能于五浊恶时恶世界、恶众生恶见恶烦恼恶邪无信盛时,指赞弥陀名号,劝励众生称念必得往生,即其证也。又十方佛等,恐畏众生不信释迦一佛所说,即共同心同时各出舌相遍覆三千世界语诚实言,汝等众生皆应信是释迦所说所赞所证,一切凡夫不问罪福多少时节久近,但能上尽百年,下至一日七日,一心专念弥陀名号,定得往生,必无疑也。是故一佛所说,即一切佛同证,诚其事也。'此名就人立信也。"

(谁说“深信之心”中没有“相信靠一句佛号就能往生”?结论:就人立信文中“深信之心”的内涵广大,远远超过本愿法门的“只深信本愿(第十八愿)--靠一句佛号就能往生”!)

次就行立信者,然行有二种:一者正行,二者杂行。言正行者,专依往生经行行者是名正行。何者是也?一心专读诵此《观经》、《弥陀经》、《无量寿经》等。一心专注思想观察忆念彼国二报庄严。若礼,即一心专礼彼佛。若口称,即一心专称彼佛。若赞叹、供养,即一心专赞叹供养。是名为正。又就此正中,复有二种:一者一心专念弥陀名号,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舍者,是名正定之业,顺彼佛愿故。若依礼诵等,即名为助业。除此正助二行已外,自余诸善悉名杂行。若修前正、助二行,心常亲近忆念不断,名为无间也。若行后杂行,即心常间断,虽可回向得生,众名疏杂之行也。故名深心。

(法然上人与本愿法门只强调就行立信的部分,他们所谓的“明信佛智--靠一句佛号就能往生”实在太狭隘,而他们还自以为高明,摄机最广!明明是以上就人立信文中“深信之心”已经包含了本愿法门的说法,的内涵更为广大!)

(6)如果说中品下乘根机、下品临终前毫无善根的恶人“疑惑佛智”,还说得过去。上品呢?按经论所判,上品上生属于开悟见性,上品中生是“善解第一义谛”,难道这些人竟然是“疑惑佛智”的?

对于本愿法门混淆“观经九品莲花开合与疑惑佛智的胎生”,中国佛教复兴之父杨仁山在《评真宗教旨》中说:“九品之中,上品上生者,立刻见佛,得忍受记。【以下诸品,均无胎生之事】。《大经》所说之胎生,以疑惑无智所感,与上品之超越、中品之纯笃,大相悬殊矣。”

(7)《无量寿经》说:“佛语阿难:‘其下辈者,十方世界,诸天人民,其有至心,欲生彼国,假使不能作诸功德,当发无上菩提之心,一向专意,乃至十念,念无量寿佛,愿生其国。若闻深法,欢喜信乐,【不生疑惑】,乃至一念,念于彼佛,以至诚心,愿生其国。此人临终,梦见彼佛,亦得往生,功德智慧,次如中辈者也。’”

大经里说的下辈往生者,正是法然上人、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说的专修念佛、深信本愿的【第十八愿行者】,怎么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“依止第十八愿专修念佛超越九品往生,直入报土成佛”呢?

净土宗祖师大德,对于大经三辈与观经九品关系,有说三辈对应上三品,有说三辈对应上、中六品,有说三辈对应九品的。不管怎样吧,反正三辈与观经九品是对应关系。


第三节 本愿法门的“疑惑佛智”定义:只是《观经疏》“就行立信”范畴

1、净宗法师:佛智就是一句佛号,明信佛智就是指第十八愿专修念佛

净宗法师《念佛胜易》:报土与化土
“报土”,在这里解释一下,极乐净土是报土还是化土?自古以来有不同的说法。简单地说,报土是高超殊胜的地方,化土是比较粗劣的地方。极乐净土,是弥陀誓愿所成就,果报酬报因地的誓愿,因此叫做报土,那是很殊胜微妙庄严的。
还有两种名称,一个叫做“胎宫”,一个叫做“边地”,《无量寿经》说:“疑惑佛智,生彼边地,五百岁不见诸佛。”
【哪些是疑惑佛智的人?善导大师讲:杂行杂修的人】。杂行杂修就疑惑佛智了。佛智是什么呢?【佛智就是一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】。他怀疑说:“这句南无阿弥陀佛,就能让我往生吗?不再修行其它的,怎么可以往生呢? ”【有这样的心,叫疑惑佛智】。
那么,信愿念佛的人,就平等往生报土。

净宗法师《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》:那什么叫“化生”呢?若有众生,明信佛智,乃至胜智,作诸功德。“乃至胜智”就是说“无等无伦最上胜智”。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。“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”是指什么呢?【“明信佛智,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”,就是指第十八愿专修念佛】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2、慧净与净宗法师:【回向往生就说明你没有信心】,是“疑惑佛智”

法然上人:“凡念佛,有他力念佛,有自力念佛。”

净宗法师《胜易念佛》:“只要有疑心,就不是如实地称名;如果具足信心的话,那就是如实的称名。”

慧净法师《净土三经一论大意》:“称名分为自力的称名和他力的称名。自力的称名就是一般通途的净土门的称名,什么是自力呢?也就是他力中的自力。他力就是指弥陀本愿力的救度,本来弥陀的救度是弥陀的力量,统统具备了,可是我们不晓得那个原理,以为阿弥陀佛虽然要救我们,可是他高高在上,远在西方极乐世界,我们在这里低低地顶礼,远远地在这里祈求;虽然要求往生,却认为必须累积多善根、多福德,累积这一句称名的功夫、功德,这样【回向】才能与弥陀的救度相应。他认为虽然弥陀要救度我们,可是我们如果没有具备某种的条件,是不能被救度的。这个是他力中的自力,以为弥陀是有条件的,【这不是第十八愿的「乃至十念」的称名念佛】。

《慧净法师答莲友问》:“第十九愿所接引的是「发菩提心,修诸功德」的众生,因此,就法来讲是困难的,就对象来讲,不是全部的众生,而是十方众生当中,少部份能够发菩提心修诸功德的人,而且往生之后有可能落入花胎当中,为什么?因为【【他是依靠发菩提心和修诸功德来回向往生,不是专依靠弥陀,不专依靠势必对弥陀有所不了解,有所不了解就不能产生信,没有信就表示心态有怀疑】】。因为「疑惑佛智」,所以会【落入胎宫】。”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3、慧净与净宗法师:【明信佛智就是】指第十八愿专修念佛,深信本愿,【不用回向】

净宗法师:念佛众生在此娑婆世界业报之身迁谢之时,就自自然然地归向弥陀净土,这都是弥陀的愿力使然,所以,【这个法门叫做“不回向法门”】。

《慧净法师讲演集》:原来是修圣道门的人,想在此土入圣证果,因此以六度万行为其因行;然而毕竟自觉烦恼强业障重,以自己之力无法圆满六度万行诸波罗蜜,无法在此土证果,因而【发愿求生极乐净土,而以其所修功德作为回向】。【若一改其圣道门行业,舍杂行归正行,舍杂修入专修,则不用回向】,因为是纯粹极乐之行体故;而杂行非纯极乐之行,是广通于人、天、三乘及十方净土,随其业因而感果;因既千差,故果亦万别,若不回向便不能感极乐之果,故谓之杂。

《慧净法师--净土释疑》:另一种是纯他力的念佛,纯他力的念佛就是第十八愿,本愿的称名念佛,就是真正的乃至十念的念佛,也就是善导大师所解释的「一向专称弥陀佛名」的念佛。

慧净法师:信愿行的“信”,应该这样信-【不应掺回向】。

《慧净法师讲演集》:“阿弥陀佛的救度,是【纯他力】的法门”。。。能往生极乐世界,是阿弥陀佛发愿回向给我们,而不是我们发愿回向给阿弥陀佛。。。【如果我们发愿回向给阿弥陀佛,才能往生,那往生便很难有把握】。。。信愿行的“信”,【应该这样信】--阿弥陀佛是无量寿、无量光,能救度任何时代的任何众生,而【不应掺杂含有自力的、修功行来回向的成分】。【完全纯粹接受阿弥陀佛的救度,是“纯他力”的法门】,如果还掺杂自己意见在里面,叫“自他二力”的法门》。”

回向就是杂行,不回向才是正行,慧净、净宗法师竟然公然违背净土经论,宣扬“诸行不要回向才是深信弥陀、决定往生”!

4、净宗法师的自相矛盾:既然念佛是不回向的法门,却用来解释“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”!

净宗法师《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》:那什么叫“化生”呢?若有众生,明信佛智,乃至胜智,作诸功德。“乃至胜智”就是说“无等无伦最上胜智”。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。“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”是指什么呢?【“明信佛智,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”,就是指第十八愿专修念佛】。

评:既然说“依第十八愿专修念佛是不回向的法门”,并且说“回向就说明还是自力念佛,是疑心念佛(比如第二十愿)”,怎么在这里却说“信心【回向】,就是指第十八愿专修念佛】?”而且,作诸功德之“诸”,明明是指念佛以外的发菩提心六度万行等功德,净宗法师连“诸”字也不放过,硬说成“专修念佛”?!

无量寿经在净宗法师那里,成了可以任意打扮的小姑娘!

《净宗法师文章--净土宗义》:“明信佛智,即是明信「称名必生」;名具万德故,称名即是「作诸功德」;称名必生故,即是「信心回向」。可知,「专修念佛」即是「明信佛智」,自然化生。”

净宗法师:《大经》「胎化段」言:「明信佛智(信念佛得往生,即是「明信佛智」),作诸功德,信心回向(信念佛必生弥陀净土而念佛之意。念佛能得大利无上功德,即是「作诸功德」之意),此诸众生,于七宝华中,自然化生。」

而善导大师《般舟赞》却说:“欲到弥陀安养国  念佛戒行【必须回】  戒行专精诸佛赞 临终华座自来迎。”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最后补充:本愿法门:依其他愿、依《观经》要门都是“杂行杂修、疑惑佛智”,难得往生,最多是“胎生--边地疑城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《慧净法师编译:法然上人文钞》
问:圣人出家人之念佛与在家人之念佛,胜劣如何?答:圣人出家人之念佛与世间人之念佛,功德相等,无有不同。
疑曰:此事不审,何以故?不近女人,不食不净之念佛者,可贵也;朝夕亲女境,饮酒食不净之念佛,必定下劣;功德何得相等乎?
答:功德齐等,无有胜劣。何以故?不知阿弥陀佛【本愿】道理之人,故有此疑惑也。..是故阿弥陀佛五劫之思惟所建立之深重【本愿】者,不隔善人恶人,不嫌持戒破戒,不择在家出家,不论有智无智;发平等之大悲而成佛故,【唯深信本愿‘住他力之心’而念佛者】,一念须臾之顷,即预阿弥陀佛之来迎也。
出生以来,眼目不见女人,永断酒肉五辛,坚持五戒十戒等无有破犯之圣人出家人,【若以为念佛不足,住自力之心念佛,而杂修余行者】,不预佛之来迎。善导和尚云:杂修不至心者,千中无一。
凡言阿弥陀佛之本愿者,无样也。【非澄清我心】,亦非洁净我身;唯睡时醒时,一向称名之人,临终之时必来迎接。住于此心而念佛者,一期之终,蒙佛之来迎,不可有疑。

问:心澄时之念佛与妄念中之念佛,胜劣如何?答:功德齐等,无有差别。
疑曰:此犹不审也,何以故?心澄时之念佛,无有余念,唯一向思惟极乐世界、称念弥陀名号故,无有杂乱,清净之念佛也。心散乱时,三业不调,虽口称名号,手拨念珠,犹是不净之念佛也,何可齐等乎?答:此之疑者,尚不知【本愿】之理也。阿弥陀佛为救恶业之众生,于生死大海,浮弘誓之愿船也。犹如重石与轻麻壳,同置船中而至彼岸。本愿之所以殊胜者,在任何众生,唯称名之外,无别事也。
【散心念佛之往生,方是殊胜之本愿】。此僧都之虽念佛心散乱将如何之疑问者,多余之事也。
问:舍世出家之人,专念佛故,易得往生也。如我之身者:朝朝暮暮,所作皆为名利;昨日今日,所思悉是利养。如是之人,所念之佛,如何可与佛心相契乎?答:犹如净摩尼珠投于浊水,以珠力用,其水澄清。众生之心,常染名利,污如浊水;若投念佛之摩尼珠,心罪自清,必得往生,念佛之力也。
【非清净我心】,除此业障之后方念佛;唯常念佛,其罪则灭。是故,在家往生之实例,古来甚多。【勿虑心之不静】,应深凭佛力,专念佛名。

法然上人说念佛“非澄清我心,亦非洁净我身、非清净我心”,善导大师《往生赞》却说:“何故然者。为自防身口意业。恐不善业起。复是流转。与前无异。若自他境上护得三业。【能令清净者。即是生佛国之正因】。问曰。既道【三业清净是生净土即因者】。云何作业得名清净。答曰。一切不善之法。自他身口意总断不行。是名清净。又自他身口意相应善即起上上随喜心。如诸佛菩萨所作随喜。我亦如是随喜。【以此善根回生净土故。名为正因】也。又欲生净土。必须自劝劝他广赞净土依正二报庄严事。亦须知入净土之缘起。出娑婆之本末。诸有智者应知。”

对于下品的临终念佛,善导大师并不认为是心口不一的“散心念佛”,在《观经疏》中说:“造罪之人障重,加以死苦来逼,善人虽说多经,食受之心浮散。由【心散】故,除罪稍轻。又佛名是一,即能【摄散以住心】,复教令【正念】称名,由心重故,即能除罪多劫也。”

念佛虽然不在于散乱与清净,都能往生,此为祖师安心之方便,并非抬高散心念佛。但法然上人与本愿法门慧净、净宗法师却以方便为究竟,走入另一个极端,不但以散心念佛否定净心念佛,还竟然宣称“散心念佛才是本愿”!

法然上人的说法,正好与善导大师《往生赞》这段话相反。

依第二十愿也是“疑惑佛智”----《净土三经往生文类》(亲鸾大师著  慧净法师译):

(亲鸾上人:依观经往生到懈慢国--边地疑城;依弥陀经修是“三生果遂”--并非今生往生)

慧净法师译《亲鸾大师净土三经往生文类》  
二、观经往生
源信大师之《往生要集》引怀感禅师之释曰:
问:《菩萨处胎经》第二说:「西方去此阎浮提十二亿那由他,有懈慢界。乃至发意众生,欲生阿弥陀佛国者,深着懈慢国土,不能前进生阿弥陀佛国,亿千万众,时有一人,能生阿弥陀佛国。」云云以此经准,难可得生。
答:《群疑论》引善导和尚前文而释此难。又自助成云:此经下文言:何以故?皆由懈慢,执心不牢固。是知:【杂修之者,为执心不牢之人,故生懈慢国】也。若不杂修,专行此业,此即执心牢固,定生极乐国。

三、弥陀经往生
「弥陀经往生」者:依「值诸德本」之誓愿,入「不果遂者」之真门,选善本德本之名号,搁万善诸行之少善。虽然,定散自力之行人,疑惑不可思议之佛智不信受,以如来尊号为自己善根,自己回向净土,仗果遂之誓。然虽称念不可思议之名号,犹疑不可称、不可说、不可思议之大悲誓愿。如来说:「其罪深重,系七宝牢狱,命五百岁之间,不能自在,不见三宝,不得供养。」然因称念如来尊号故,【生于胎宫】;依德号故,谓之「难思往生」。【因疑惑不可思议誓愿之罪,不言「难思议往生」】,应知。

植诸德本之愿文,大经言:设我得佛  十方众生  闻我名号  系念我国  植诸德本  至心回向  欲生我国  不果遂者  不取正觉

愿(二十愿)成就文,《大经》言:「其胎生者,所处宫殿,或百由旬,或五百由旬。各于其中,受诸快乐,如忉利天上,亦皆自然。尔时慈氏菩萨白佛言:世尊何因何缘,彼国人民,胎生化生?佛告慈氏:若有众生,以疑惑心,修诸功德,愿生彼国,不了佛智、不思议智、不可称智、大乘广智、无等无伦最上胜智,于此诸智,疑惑不信;然犹信罪福,修习善本,愿生其国。此诸众生,生彼宫殿,寿五百岁。常不见佛,不闻经法,不见菩萨声闻圣众,是故彼国土,谓之胎生。乃至弥勒当知,彼化生者,智慧胜故;其胎生者,皆无智慧。乃至佛告弥勒:譬如转纶圣王,有七宝牢狱,种种庄严,张设床帐,悬诸缯幡。若诸小王子,得罪于王,辄内彼狱中,系以金锁。乃至佛告弥勒:此诸众生,亦复如是,以疑惑佛智故,生彼胎宫。乃 至若此众生,识其本罪,深自悔责,求离彼处。乃至弥勒当知,其有菩萨,生疑惑者,为失大利。略抄

憬兴师云:由疑佛智,虽生彼国,而在边地,不被圣化事。若胎生宜之重舍。以是等真文,【谓之「难思往生」】,应知。

康元二年三月二日书写之
愚秃 【亲鸾】 八十五岁

依第十九愿修,命运是往生到边地疑城?

《净土三经往生文类》(亲鸾大师著  慧净法师译):
亲鸾大师《教行信证大意》觉如上人  作
第六、化身土者:化身、化土也。佛者:《观经》之真身观所说之身也;【土者:《菩萨处胎经》所说之懈慢界,又《大经》所说之疑城胎宫也】。【此即从第十九修诸功德愿所出】。然所依之教义中,有以《观经》真身观之佛为真实之报身者。和尚(善导)之释即明此意,和尚名之为真身观者,即显然也。故判此为化身者,非常途之教相也。为领解此理,应知《观经》之十三观为定散二善中之定善,彼定善之中所说之真身观故,彼就观门所见而显现之身故;若比对乘弘愿,信佛智之机所感见之身时,彼身者尚是方便之身,即指其六十万亿之身量,明其分限,以显示非真实身之义。依此,大师(亲鸾)判此身为化身;【土者谓之懈慢界,亦言疑城胎宫】,其意易知也。深信罪福,修习善本,不能决了不思议佛智,怀有【疑惑】之行者所生之处故,非真实报土,名此为化土。此大师独明之教相也,不可漫然形于口外。


同步自网易博客 (查看原文)


未命名 | Powered by LOFTER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