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曾慧明学佛资料室

众善奉行,诸恶莫作,自净其意!(本资料室资料无版权问题,欢迎引用,不需打招呼!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江南穷山沟,自幼苦读兼放牛。成年从军保国防,中年转业回家乡。从事计生与政法,勤奋辛劳为民忙。为人厚道与善良,善助乐施家风扬。不懂人生之真谛,妄想执着度时光。中年有幸佛缘到, 誓入经藏寻法宝。学佛先学做好人,皈依三宝勤修证。亲近正法虽多时, 不识本心皮毛知。真心已发修佛道, 愿生极乐求解脱。不退菩萨为伴侣, 回入娑婆度有情。恭请大德善知识, 多加指教与开示!

网易考拉推荐

 白话文:阿含经 贤愚经 卷第三 微妙比丘尼品第十六  

2017-03-03 13:57:17|  分类: 58因缘果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白话文:阿含经 贤愚经 卷第三  微妙比丘尼品第十六

  我阿难亲自见闻这么一件事:当时佛陀是在舍卫国祇陀精舍。舍卫国的波斯匿王驾崩之后,太子流离(琉璃),继位为王,暴虐无道。下令攻进迦毘罗卫国,屠杀释族种姓的人。因为释种人民非常多,兵将们用刀剑亲自屠杀,实在太费劲了,于是就想出:把他们的脚埋在地里,使他们不能动弹,然后驱赶醉象,观看着醉象来踏杀他们!就以这样暴虐的手段,残杀了无以数计的释族百姓!

  那时迦毘罗卫国的贵族种姓妇女,见到这样残忍的屠杀场面,心中无比的摧折伤痛!再也不愿意耽恋在世俗家庭里,就一起出家,成为比丘尼。迦毘罗卫国的人民,看到这些女人,或是释种、或是王种,每一位都是尊贵端正,国中第一,竟然可以舍弃各种世俗的欲望,出家修道,一共有五百人之多!国人莫不发出感叹和赞美,竞相要供养这五百位比丘尼。

  这些比丘尼,互相告诉对方:「我们现在虽然名义上是出家了,可是还没有深入领受经法,没有服食法药,贪淫、瞋怒、愚痴种种习气都还没有消除。应当要一起去『偷罗难陀比丘尼』修行处拜望,请教领受经法,希望能够克制消除种种不好的习气。」即便前往,到了偷罗难陀比丘尼那里,顶礼问讯,各自陈述:「我们虽然是出家修行,可是还没有获得法宝甘露,无法消除各种习气。惟愿开示指导,让我们能够明悟契入。」偷罗难陀比丘尼见了她们,心里想到:「这些都是贵族种姓妇女,正须她们来供养护持!我还是教导她们违反戒律,让我独自拥有衣钵,这才是安心快意的事啊!」主意已定,就对她们说:「妳们都来自尊贵大姓的人家,家里田宅七宝、象马奴婢,各种需求都不虞匮乏,何苦舍弃?却想要遵循持守佛陀的禁戒,作比丘尼,辛苦的求道修行!不如还是各自回到家里,夫妻男女,共享爱乐。随着自己的意愿,想布施的时候就布施,累积福德,至少也可以享受一世的荣华富贵啊!」诸比丘尼听了这样的话,与她们所知大相径庭,一片渴求之心前来求法,却枉费力气,于是难过得哭起来,只好失望的离开。

  她们又来到『微妙比丘尼』修行的地方,向前顶礼,如法问讯。然后才说明:「我们才出家不久,在家的时间习惯了种种俗务,迷失已久。现在虽然是出家了,却还是会感到心意荡漾,有时情欲炽燃,不能自解。惟愿尊者怜愍,为我们说法,开释这罪业遮障的根源。」这时微妙比丘尼就问她们:「妳们对于三世因果,想要启问的是哪一世呢?」诸比丘尼说:「过去世和未来世都不是我们现在看得到的,暂且不谈,就说现在吧!愿您能说法解除我们心里的疑结。」微妙比丘尼就开示说:「『淫欲』这件事,就好像大火烧着山林一样,蔓延得很快,其伤害更是既深且广!人如果耽溺在淫欲里,互相贪求爱着,只是彼此在凌迟、污染对方罢了!随着岁月的日日滋长,男女之间的情欲深重,难以割舍,到了临命终时,难逃下堕三涂的果报,生生世世竟没有出离的时候!那些贪恋家庭的人,因为贪着夫妻交合的觉受,以及夫妻间恩恩爱爱、一起来经营家业共享荣华富贵,追求世间至乐的寄望等等因缘的羁绊,而耗掉了宝贵的青春岁月。等到生离别、老离别、病离别、死离别、或是得罪官府,招来牢狱之灾时,到这个时候,面对生离死别,夫妻恩情眷恋转盛,恋恋不舍抱头痛哭,肝肠寸断、痛彻心扉,而过度伤心闷绝躃地,晕死过去又再苏醒,就这样反复折磨痛苦万分!妳们看看,这种深不可拔对于家庭的爱恋,皆由于妄心作意的缠绕束缚所致,这种痴情意迷,实在是比关在牢狱里还更痛苦,更无法解脱,更不自在啊!」

  「我本来是生长在一个外道修行人的家庭,我的父亲地位尊贵,国中第一。那时有一位修行人的儿子,聪明有智慧,听说我品貌端正,就找人说媒,送了聘礼,我遂与他成亲,组成家庭,并且生了儿子。没几年时间,夫家父母陆续寿尽命终。我那时怀了第二个孩子,就对丈夫说:『现在我有孕在身,眼看着产期就要到了,生产时会有种种秽污不净。也可能会有危险,应当利用这段时间先回娘家,探望我的父母。』我的丈夫也觉得这样很好,我们全家遂一起踏上路途。没想到才走到半路,我的肚子竟然就痛起来!只好在一棵大树下休息,我的丈夫躺在别的角落睡着了。我肚里的小孩在半夜里就出生了,恶露也随着排出来。毒蛇闻到血腥味,循臭而来,竟把我的丈夫咬死了!我夜里生产,喊了他好多声,都没有回应,心里兀自纳闷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?等到天快亮了,我只好勉力起来,去牵他的手,这才知道他已经被毒蛇咬死了:身体肿胀溃烂,被咬得肢体都散掉了!我见了这可怖的惨状,立刻吓得晕死过去!我的大儿子,见到父亲惨死,放声哭叫起来!我听到儿子的哭叫声,才又苏醒过来。只好抱起大儿子,骑在自己的脖子上,以安抚他害怕恐惧的心;怀里抱着刚出生的小儿子,两臂顺势夹着大儿子的脚,就这样一路哭着往前走。道路空旷危险,一路上都没有看到行人。半路上有一条大河,既深且广,我只好把大儿子留下来,要他乖乖在河边等着,我先担着小儿子,小心翼翼的走到对岸,把小儿子放在岸边,再回过头来,去接大儿子。没想到,儿子远远的看见我过来,忘了我的叮嘱,就跑到水里来迎接我,小小的身子哪里挡得住强劲的水流,竟被水流漂走!我随即追赶过去,却因体力虚弱没有能力救他,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水里载浮载沉地离我而去!我那时想到在对岸的小儿子,立即再赶过去,没想到小儿子已经被狼吃了,只见到他的鲜血洒在岸边!我又伤心得晕绝过去,过了很久才悠悠醒转!」

  「满腹愁苦,我只是茫然地沿着路途前进,后来遇到一位修行人,是我父亲的好友。问我说:『妳是从哪儿过来的?怎么会困顿憔悴到这个地步!』我一五一十,把凄惨的经历告诉他。这位修行人,听了我的告白,怜愍我成了孤苦伶仃的一个人,不禁与我相对哭泣。我问这位修行人:『我的父母亲族邻里,都还平安吗?』这位修行人回答:『妳们家最近失火,妳的父母亲人大小,一时间都被烧死了!』我听了他这么说,又再晕死过去,过了很久才苏醒过来。那位修行人可怜我的遭遇,把我带回家,当成他的孩子一样看待,供给我生活日用,不虞匮乏。那时有另一个修行人,见我长得端正,请求我当他的妻子,我不耐寂寞,也希望能有个依靠,遂答应了他,与他合室完婚。没有多久,我又怀孕了,妊娠期满,即将生产。那一天,丈夫外出到朋友家饮酒,日暮时分,才带着酒意,蹒跚归来。我正好要临盆了,自己待在房间里,我夫拍打着门,大声呼唤,我因为还在生产当中,无法前往开门。我夫看无人前往应门,愤怒极了,硬把门撞开冲进来,即对我拳打脚踢!我告诉他因为在生产的紧要关头,没法去开门。他更加生气,索性把初生婴儿杀了!用酥油熬煎,逼我去吃!哎,真是禽兽不如啊!我怎么吃得下去呢?不吃,又是狠狠的一顿拳脚!当我和着眼泪勉强把孩子吃下时,心里酸苦无奈到了极点,自己思量:『难道是我的福报都已经用尽了吗?竟会遇到这样的人,还与他结为夫妇!』趁着他酒后酣睡,我即黯然逃离这个家,四处流浪。」

  「我到了波罗奈国,这天在城外树下休息。有一位长者子才刚丧偶,埋葬在城外的墓园中。因为对亡妻的眷恋,每天留连在妻子的墓塜上啜泣。这天他出城遇见了我,就问:『妳是什么人?一个女人家怎么独自坐在路边呢?』我就把自己的遭遇说了。他又问我:『我想邀妳一起进入墓园看看,妳愿意吗?』我答允陪同,后来也就与他成为夫妻。谁想到成婚没几天,这位长者子竟然得病,无法救治,一下子就死了!那个国家的律法,家里的主人命终了,在下葬时,要把那个人生前爱重的人物一起陪葬。所以我就成了陪葬人,一起被埋在坟塜中。也许是命不该绝,并没有立刻死亡。正巧有一群盗贼,来开塜盗墓,把我领了出来。盗贼的首领,见我长得端正,于是我成了压寨夫人。经过数十日又出去盗墓时,被主人发觉了,当下砍了他的头!他的手下徒众,持了他的死尸回来给我,还是依照这个国家的律法,把我与他一起埋了。我孤伶伶的陪着尸体待在墓里,经过三天,并没有死亡,正好有一群野狼、狐狗,来刨开坟塜,想要食噉死人。坟墓被刨开,我又出来了,深重的克责自己:『我往昔究竟是造了什么殃孽?不过数十日之间,遇上这么多惨绝人寰的罪苦;死也死不了,又再从坟冢里复生!哪里才是我的皈依处啊?谁能让我的性命能够茍延残喘呢?』随即想到:『我过去常听说:释迦族的长子,离开家庭学道,得到无上正等正觉,号称为佛,能通达过去未来的因果宿命。我何不前往拜诣,祈望祂的指导,能让我身心得到皈依。』」

  「主意已定,再不犹豫,立即前往,一心一意只想赶到佛陀所在的祇洹精舍。到了祇洹精舍,远远的看见如来,那尊贵的气质,就像荣茂的树中花那样显眼,更像众星中的明月,皎朗明洁!那时候,世尊以无漏三达,察知应是我得度的时机,遂率众来迎接我。当时我衣不蔽体,自惭形秽,只好弓着身体坐在地上,以手遮掩着双乳,羞愧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!佛陀对阿难尊者说:『你拿了衣服,去给那位女人遮覆身体。』我得了衣服遮覆,这才敢起身,即向世尊行最恭敬的头面接足礼,并且一一敍说我所受到的罪厄,惟愿世尊悲愍,听受我出家学道!佛即对阿难说:『带着这个女人,交付给憍昙弥,令憍昙弥比丘尼教授她戒法。』大爱道比丘尼接获指示,就接受了我,让我出家成为比丘尼。为我解说苦集灭道四圣谛的要旨、以及演示苦、空、无常、无我的道理。我听闻到这么精妙的法义,收摄心神,制心一处,精进用功,终于证道,能通达了知过去和未来的事情。这才知道我这一世所经历的,让人难以置信的痛苦煎熬,都是往世所造恶业的后果,因果昭然,丝毫不爽啊!」

  那些比丘尼,听得悚然心惊,再次启问:「您过去世是犯了什么过错,才会招致这一世的罪苦?惟愿您能为我们敍说。」微妙比丘尼回答:「这里面的因果很深,妳们要专心的听:在过去世,有一位长者,财富无数,可惜一直没有子息。遂又再娶了一位小妾,虽然是小户人家的女儿,也是长得端正无双。那位长者很爱恋她,不久便有了好消息,十月已满,生下一个男孩。夫妻互相敬重,对这个孩子也是疼爱有加,越看越欢喜,毫无厌倦。那位大老婆看了这个情况,心里想着:『我虽然出身贵族,只恨肚子不争气,没有生下一儿半女继承家业。等这个孩子长大了,理所当然成了家里的主人时,家里的田舍财产和一应贵重物品,都变成在他的名下。我这一辈子辛辛苦苦,积聚财产,到后来竟都不是我的,也不能自在的使用。』怒从心中起,恶向胆边生,心里思量:『不如早早把他杀了,以除后患!』心意已定,即便取了铁针,刺入小儿头顶的囟门内,并且让铁针没入不现。小儿身体不适,日渐消瘦,可是也没有人看出问题在哪里。没有几天的时间,小孩就死了。那位小妾懊恼极了,伤痛得晕了过去,又再悠悠醒转,怀疑是大老婆因为嫉妬杀了她的孩子。就质问大老婆:『妳这个恶毒的女人,竟然怀怨杀了我的爱儿!』大老婆那时就赌咒发誓:『如果是我杀了妳的儿子,让我以后生生世世:所嫁的丈夫被毒蛇咬死;儿子不是被水漂走就是被狼吃掉;我自己被活埋;吃自己孩子的肉;父母亲人大小都被火烧死!妳这个贱女人,凭什么毁谤我,凭什么诬赖我!』在那个时候,不认为有因果报应这一回事,不相信这些作为真会报应在自己身上。结果,前世所发的毒誓,这一世都应验了,通通报应在自己身上,没有谁可以代替我受罪!妳们知道吗,那时候的大老婆,就是这一世的我啊!」

  那些比丘尼,更是惊诧不已,又再启问:「又是什么样殊胜的因缘,让您能亲自见到如来的圣颜,并且率众来迎接您,使您能够修行证道,免除生死的过患?」微妙比丘尼回答:「从前在波罗奈国,有一座大山,叫做『仙山』,钟灵毓秀。山里总是有着辟支佛、声闻、外道神仙等等的修行人。那时有一位缘觉圣者,进入城里乞食,城里一位长者家的女主人,见了那位圣者,心里就欢喜,即诚心的供养他。那位缘觉圣者感应到长者妇的真诚,用过餐后,即示现神通,飞升到虚空,身上同时发出水火,并且能坐卧在空中。长者妇见了这情况,就发愿说:『惟愿我后世修行得道,也有这样的功德受用!』那时的长者妇,就是这一世的我啊!因为诚心供养发愿,这一世才有机缘得见如来,心开意解,证成阿罗汉的果位。可是啊!今天的我虽然是证得阿罗汉,还是每天会遭受过去世造恶的余报,就好像是有一根烧得炽热的铁针,从我的头顶上插进去,再从脚底出来,日日夜夜受到这样的痛苦折磨,竟然没有终了的时候!灾殃和福报都是这样的,自作其业,自受其报,在还没有受报前,这些业种是不会无端朽坏败失的!」

  那时五百位贵族种姓的比丘尼,听闻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因缘,无不骇然心惊!深切的观察到淫欲的本质,就好像猛火一样,是会烧掉一切的,对于淫欲的贪着希求,再也升不起来!也体认到在家之苦,甚于牢狱的系缚!心识里种种染污的烦恼垢消除净尽,一时进入决定心位,证成阿罗汉的道果。遂一起对微妙比丘尼禀白:「我们因长久以来贪着淫触的觉受,对情爱的缠绵不能自拔。今日有幸得蒙尊者慈悲开导,让我们得以度脱无明生死,而到达解脱的彼岸!」

  佛陀知道了这件事,即赞叹说:「微妙比丘尼的作为,才是让人称心快意的事啊!作为一个修行人,能够以自己切身的经验,发露而为法布施,转而教诫其它有志修行的人,可说是真正的佛子啊!」在祇陀精舍请法的众人,听闻了这桩美事及佛陀的赞叹,没有不欢喜踊跃的,即恭敬的信受奉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