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慧明学佛资料室

众善奉行,诸恶莫作,自净其意!(本资料室资料无版权问题,欢迎引用,不需打招呼!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江南穷山沟,自幼苦读兼放牛。成年从军保国防,中年转业回家乡。从事计生与政法,勤奋辛劳为民忙。为人厚道与善良,善助乐施家风扬。虽在幼年曾皈依,佛法义理未懂知。人生真谛久不明,妄想执着处人世。亲近正法虽多时, 不识本心虚度日。中年有幸续学佛, 闻思修证从头学。学佛先学做好人,以佛为师谨守戒。愿解如来真实义,誓发真心求解脱。弘法利生勤修持,求生极乐证菩提。不退菩萨为伴侣, 回入娑婆度有情。恭请大德善知识, 多加指教与开示!

网易考拉推荐

体内阴性众生越多,你就会衰老得越快!  

2018-01-09 22:07:36|  分类: 50、般若文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体内阴性众生越多,你就会衰老得越快!
 体内阴性众生越多,你就会衰老得越快! - 慧明 - 慧明学佛资料室 (2018-01-09 14:09:37)
TE>体内阴性众生越多,你就会衰老得越快! - 慧明 - 慧明学佛资料室转载▼TE>

修行人的身体,一定是轻飘飘的,仿佛仙风道骨。普通人老了,就坐在轮椅上,或者走路要人扶,要是走一走,就全身痛,这就是业障重的缘故。


虚云老和尚到了100多岁,还每天能走60华里路,为本焕长老送座。到116岁前往江西云居山,重兴曹洞宗祖庭,直到120岁圆寂。广钦老和尚80多岁,爬山走路如一阵风,年轻后辈都跟不上。这就是修行人。


为什么人到老了,身体会越来越差,有的人则不会?中医说人老是脚开始老,从下老到上。


那为什么会衰老,都是被欲望折磨的。比如说淫欲心很重的人,会消耗肾精;贪心很重的人,会消耗心脏功能;嗔恨心很重的人,肝脏会有问题。这些都是慢慢的消耗的,这是从情绪上来讲,人因为这三样东西而衰老。


而人衰老的原因,还有一种是受到外在磁场的干扰。比如体内有许多阴性的众生,那些杀业过重的人,吃肉过多的人,或者是烧山林木的人,他们体内都会有许多阴性众生。


你想,我们吃过的动物、海鲜等神识都在哪里?哪里都没有去,都在人体内。我们有这么多细微的神识在身体,感觉很沉重。业障重的人,拜佛时很累,有的人拜佛起来轻飘飘的,是体内众生少的缘故。


人体内躲藏了很多地狱道和饿鬼道的众生,这些众生要维持生命,就要吸人的精气神,吸人的能量。能量不足时,他们就会来捣乱,让人神志不清,能量不足,就很难支撑起这个身体,常常感觉身体很重。


业障轻的人,会感觉身体很清爽,这是内在的感觉。修行时,体内一定会起反应。念佛久的人,念到一定境界后,体内众生度脱了,那么就越来越清爽了。


大家去念佛堂,看那些老人,一个个都是精神气十足的,这就是福报。再去养老院看看那些老人,死气沉沉的。养老院是个很可怕的地方,阴气太重的缘故,冤魂又太多,所以那些老人都是很苦命的。


要念佛,让全身清爽,度脱掉以前吃过的众生后,身体就轻松了。在《准提佛母经》上有讲到,业障消除时,会梦见嘴巴吐出黑物,拉出黑血,拉出黑色的粪便等等,这就是业障消除的表征。


这个业障是一种黑暗的磁场。大家有机会可以去观察观察,佛法真实不虚,一定会在身体上起反应的。


业障很重时,拜佛是一件最辛苦的事情。尤其是大拜,很多人拜大拜,比干苦力活还累。念经也累,会打瞌睡,还会经常念错,念得精神不集中。


有过助念的人,都知道,有的死者业障很重,我们给他助念,那是很累很累的事情,很耗费精气神的。因为死者身上有很多众生,他们在干扰我们的缘故,所以很累。


趁着年轻,赶紧念佛,赶紧把学佛前杀过的众生,吃过的众生度化了,他们脱离了我们的身体后,色身渐渐清净,那么身体就感觉很轻飘飘的。这种感觉真的很好。有时候,念佛拜佛,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。

我寺九华山圆通寺定于2018春节期间举行供灯祈福法会。诚邀十方善随喜参加!供灯祈福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